某某茶叶有限公司欢迎您!
冠亚体育平台 > 精品车饰 > 丰田以及其他日本车企正在经历五年来最为强劲的业绩增长期,日系车在利润方面的汇率助力或将不复存在

丰田以及其他日本车企正在经历五年来最为强劲的业绩增长期,日系车在利润方面的汇率助力或将不复存在

时间:2019-12-20 21:35

丰田凯美瑞在中型轿车市场的竞争中已称雄多年,因此对它来说,在一个卖出不了几辆凯美瑞的小型市场中获得年度最佳车型殊荣,应该算不上是什么值得兴奋的事。

根据分析机构和外媒观点,日本汽车制造商在过去四年里享受有利的汇率条件,然而随着日元从走弱开始转强,日系车在利润方面的汇率助力或将不复存在,甚至迎来利润下滑。

但今年1月当韩国汽车媒体协会(Korea Automobile Journalist Association)将最新款凯美瑞评为2013年度最佳车型时,却激起了不小的轰动。在过去十六年中,除了一年以外,凯美瑞一直是北美市场上最畅销的乘用车型。但在现代汽车(Hyundai Motor)的大本营韩国,还没有外国汽车荣获年度最佳车型的先例,更不用说还是来自主要竞争对手日本的车型。

日系车汇率有利转不利

此事发生的时点令韩国汽车生产商的境况显得尤为尴尬。在销售收入和利润规模持续多年高速增长的带动下,现代汽车及其规模相对较小的姐妹企业起亚汽车(Kia Motor)现已成为全球汽车工业巨头,但近段时间以来两者的增长势头有所减弱。现代和起亚今年的销量增长预测值均创近十年来的最低水平,而韩元升值很可能加剧这两家公司暂缓扩大产能之决定的影响。

日元在2016年迎来走强趋势。日元兑美元汇率在上周四(2016年2月11日)升至1美元兑换110.99日元。今年2月,日元兑所有主要31种货币均出现上涨。

韩国车企的增速放缓与其日本同行的态势形成尤为鲜明的对比——部分受到日元大幅贬值提振,丰田以及其他日本车企正在经历五年来最为强劲的业绩增长期。

冠亚体育官方入口 ,根据彭博社整理的分析师预测,丰田为首的六大日系车企(丰田、日产、本田、铃木、马自达、三菱)在下个财年(2016年4月至2017年3月)的总利润可能达到4.55万亿日元,约合400亿美元,较本财年同比增长5.5%,成为五年里增速最慢的一年。

丰田日前宣布,上一财年净利润同比增长逾两倍,当前财年很可能进一步增长40%,至1.37万亿日元。分析师表示,丰田的以上预测较为保守。

在彭博社看来,即便这样的预测也可能过于乐观。根据TIW和三菱UFJ-摩根士丹利证券公司分析师提供的数据,刚刚过去的一个季度(2015年10月至2015年12月),日产、本田和马自达三家日系车企的营业利润已经在汇率变动中缩水,而丰田的利润增速也是三年来最低水平。上周日元汇率飙升,成为2014年10月以来最大涨幅。

增长动能的变化已反映在股价上。自今年年初以来,现代和起亚的股价分别累计下跌12%和5%,丰田和本田的股价则分别累计上涨45%和27%。

三菱UFJ-摩根士丹利证券公司分析师Koichi Sugimoto表示:“如果我们以当前的日元汇率变化为基础计算,则日本汽车制造商将无法达到增长预期目标。利润较前些年将下降,个别公司跌幅甚至达到10%之多。”

汽车生产商的股价走势与本国汇率的变动方向相反:韩元上月重拾走强势头,自去年年初以来韩元兑美元已累计升值6%;而日元兑美元自去年11月以来已累计贬值五分之一。

日元贬值是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及央行行长黑田东彦的经济政策基石。日本政府和央行一直寻求通过日元贬值,推动丰田等出口型企业降低成本、提升利润,从而实现企业抬高价格、加薪并促进通货膨胀。

麦格理(Macquarie)分析师迈克尔·索恩(Michael Sohn)在谈到汇率走势时表示:“外国投资者之所以不看好韩国车企股票,宏观经济问题是一大原因。这是我们无法回避的因素。”

如今全球股市不景气,投资者为了避险大幅抢购包括日元、黄金在内的避险资产,即便在日本央行在2016年1月采取负利率政策之后仍然如此。这使得阻止日元升值压力加大,形成黑田东彦一向不希望看到的局面。

汇率走势能在很大程度上解释韩日两国车企的不同表现。汇率走低使得出口产品更具竞争力,并能影响汽车生产商以日元或韩元计值的收益报表中来自海外市场的利润规模。

日元走强的趋势引发了日本越来越强烈的忧虑,这将降低日本出口的竞争力,海外业务所获得的利润兑换日元后价值较原先滑坡。日本汽车制造业是该国出口大户,丰田等车企无疑将在日元升值过程中利益受损。而这样的预期又引发了劳工薪资方面的进一步压力。

丰田估计,美元兑日元汇率每走高1日元,其年营业利润便增长350亿日元。野村分析师Angela Hong指出,韩元兑美元汇率每变化1%,现代和起亚的年营业利润波动幅度将分别达到1.5%和1.8%。

本周,日本劳工组织决定工会暂缓提出涨薪要求,而丰田工会曾打算要求今年上涨月薪3,000日元,即便这一数字只是上年度涨薪要求的一半。

但其他因素也在发挥作用。此前面对日元的长期升值走势,日本汽车生产商采取了大幅削减成本的应对办法——例如更多地采用标准化零部件,以及强迫供应商降低报价。

TIW分析师Satoru Takada则表示:“在日元汇率从有利因素转变为不利因素之后,很难再抱持利润增长的预期,日系车企下一财年的利润或将缩水,这取决于日元汇率走强的程度。”

丰田的数据显示,削减成本的举措使得公司的营业利润增长了4500亿日元,约是日元贬值带来的营业利润增长额的三倍。日元的走软趋势直到上一财年的下半段才真正启动。

从盖世汽车整理的资料看,韩系车之前也遇到过类似情况,在韩元走弱的时候现代-起亚业绩高涨,而韩元转强则使得韩国车企业绩下降。

日本前沿研究(Advanced Research Japan)汽车业分析师远藤功治(Koji Endo)表示:“日本车企在削减成本以及减少过剩产能方面所做的大量努力令人赞赏。”

汇率到底导致日系车损失多少钱?

与此同时,一些人指出,韩国车企近期较为缓慢的增长速度至少在一定程度上是有意为之。虽然现代汽车的发展之路效仿了日本竞争对手先前的崛起过程,但据该公司内部人士透露,现代希望避免丰田在2010年时遭遇的困境,当时,严重的产品安全问题迫使丰田高调召回了数百万辆汽车。

如上文所述,上个财季受汇率变化影响,日产、本田和马自达营业利润总计减少了619亿日元。丰田方面因汇率变化利润增量缩水50亿日元,创13个季度以来最低增量,甚至导致这家全球最大车企季度营业利润出现近两年来首次同比下跌。

除了现代今年在巴西开设了一家新工厂以外,该公司和姐妹企业起亚目前均没有公布扩建工厂或另建新厂的计划。此举明显是为了避免影响产品质量。

本田上季度几大指标包括净收益、营业利润和营收都低于分析师的预期,整个财年销售预期因而下调了500亿日元。

瑞银分析师菲利普·霍乔斯(Philippe Houchois)表示:“从理论上讲,现代应当保护自身的投资回报率。这是非常成熟的行为,真希望能在汽车业中看到有更多的企业这么做。”

三菱汽车将财年销售预期下调200亿日元,铃木汽车则将财年利润预期下调50亿日元。富士重工、日产、丰田等尚未就日元汇率变化发表言论。

东京早稻田大学(Waseda University)经济学家野口悠纪雄(Yukio Noguchi)表示,长远来看,弱势日元对于提升日本企业的实力几乎没有帮助。日本车企在海外销售的大多数汽车都由日本以外的工厂生产,就连韩国市场上销售的凯美瑞也是在美国生产的,这降低了日元走软对于出口的直接促进作用。他指出:“汇率仅对汇回日本国内的海外收入额有影响。”

在TIW分析师看来,七大日本车企中(较上文的六大增加了富士重工),丰田利润受日元汇率走强影响最大;日元兑美元汇率每升值1日元,丰田的利润就会减少约400亿日元。

当然,回流的海外收入自有其用处。丰田的大部分产品研发都在日本国内进行,而在本次经济危机期间,该公司将以日元计值的研发支出削减了15%。现在,随着丰田日元自由现金流的增多,该公司计划今年将研发支出提高十分之一。

野村的Angela Hong指出,就零售端而言,日韩两国车企在美国市场的竞争最为激烈。日本车企近期虽然进行了几次降价,但不太可能实施大规模的降价,因为它们担心品牌价值可能受到侵蚀。她补充称,日本车企或许会寻找其他途径将现代的潜在顾客吸引过来,例如将选配功能标配化,或者提高汽车经销商的佣金水平。

Angela Hong还表示,日本车企设在美国的工厂甚至会从日本国内进口零部件。“平均而言,日本车企在美国销售的汽车约有70%是在当地生产的,但日元汇率的影响不容小视。”